其实你的五部作品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6-21 12:3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  记者:这种爆红会给你带来一些干扰或者压力么?

  记者:《路过未来》其实是在《红海行动》之前拍的,但是在《红海行动》之后上映,也因为你的加盟吸引了不少粉丝来关注这部片子。你自己在路演过程中有没有感受到这一点,就是爆红的感觉。

  尹?:确实,我自己的生活和人物距离比较远。一开始最大的挑战,就是怎么能像这个人物。首先是造型上,穿上一身花衬衫,头发染成奶奶灰,就有点人物的感觉了。然后是化妆,我眼角有一点小时候打架留下的疤,就特意把它加重。当时还长了一些痘,导演就让我留着,不要去遮它,让我整体看起来粗糙一些。

  记者:听说这次人物小传写了上万字,这是你一贯的工作习惯么?

  尹?:我觉得这样才有意思啊,如果有的选择,我就会这样做。当然也要感谢这些导演,从我以往的作品里看到了我身上的可能性,然后我也呈现出了这种可能性。

  记者:其实你的五部作品,从《蓝色骨头》、《火锅英雄》、《青禾男高》、《红海行动》到这部《路过未来》,应该说影片的风格、题材包括人物性格都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这对于新人来说其实挺难得的,很多人一出道就被一种模式固定住了,你是怎么做到的?能够展示出自己这么多不同的侧面?

  尹?:相对来说有,就是突然(红了)的感觉。很多粉丝都跟着我跑路演,看了很多场,我到哪就跟到哪。(会比《红海行动》路演的时候粉丝更多么?)《红海》的时候我总是和黄景瑜一起,当然他的粉丝会比我多很多,那时候我就以为所有粉丝都是他的,直到这部片子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有(这么多粉丝)。

  记者:这次你在《路过未来》里演了一个油嘴滑舌的小混混,这和你一直以来的文艺形象差别太大了。怎么让自己变成他呢?

  尹?:多多少少还是会的。对于这种关注度,有时候也会有一种虚荣心的享受,但是回过头来,你再去看自己,你知道那不是我真正想去追求的一个目标。我不是想去追求这种知名度,或者是火不火来去做这件事情,我还是觉得,拍好的电影,更有意义。我是需要认可的人,但我可能更需要自己的一种认可,有意义有价值比被追随更重要。我还是一个偏感受型的人,对艺术性、本质、真理这些会思考的更多。

  刚知道原来自己有这么多粉丝

  尹?:我觉得会的,但不是说这只脚踏进、那只脚踏出那么简单。《蓝色骨头》之后,其实有很多经纪公司找我,我都说要以舞蹈为主,不想混到娱乐圈里去。因为那个时候我的舞蹈已经做出一点成绩了,还想再顺着这条路走下去。当时我就说,如果有合适的电影找我可以拍,但是别的时间我都要做自己的舞蹈,而且要以舞蹈为主。别人都说不可能,那么多演员那么拼都不一定能争取到机会,你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怎么可能?另外剧组的时间也不可控。真正踏进电影圈后发现,确实比较难,那既然已经做了电影,就先把它做好。现在还是相对比较被动,所以这个阶段还是把时间全部留给电影,等以后有了主动权,再去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。本报记者 李俐 J203

  记者:其实你在拍电影之前一直做舞蹈,当导演和编舞应该有相通的地方。

  因为这个人物是一个试药的“药头”,我也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,看了一些采访,对这个工作算是有了一个了解。然后我就去医院观察那些“医托”、“倒号黄牛”,因为他们的状态可能比较类似。后来到了深圳,一开始我的戏不多,我就坐地铁到白石洲,就是电影里新民那个角色生活的城中村,没事儿就在那里待着,观察那些人的生活状态。

  尹?:前两部戏没有。《蓝色骨头》的时候还不太知道。《火锅英雄》的时候,有这个意识,但只是脑子里想了想,没有把它写下来。后来才开始写。这部戏也是在跟导演沟通过之后,包括他带我体验了一天生活之后,让我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会去拍这样一个人物,理解这个人物从哪里来,在理解导演意图的基础上,我再去补充这个人物的前史。

  拍了五部戏 还自认是新人

  尹?:挺好的。我自己确实觉得我是新人,现在去看以前的作品,还是有很多生涩的部分,但是好的一点是还没有“油”嘛,也希望在不断累积经验的过程中,把自己最初最本质最好的东西保留下来。另外,别人如果把你当做新人,对你的包容度也会更大一点。

  记者:以后还会再回到舞蹈这个领域么?

  除了电影演员,尹?还有一个身份是舞蹈家。他创作的舞蹈作品《褪》曾入围第27届德国汉诺威国际编舞大赛,他本人也曾入选中国舞蹈家协会“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”。正是凭借独特的艺术气质,2010年的一场演出后,崔健找到了他,邀请他出演自己执导的电影《蓝色骨头》。就这样,尹?一脚踏进了电影圈。多年的舞蹈创作为他的表演提供了丰富的滋养,也让他始终与浮躁的娱乐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他说,自己从未离开舞蹈。未来的某一天,舞蹈和电影或许会在他身上碰撞出全新的火花。

  尹?:对。但是一般编舞都不会去写故事,表达的东西都比较抽象,有情感的、观念的东西,比较散。但如果是一个电影剧本的话,还是要有一个故事,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那么的有戏剧性。

  尹?:没有,一方面是我不需要就屏蔽了,然后我在社交上又有障碍。我可能没有真正遇到那种特别艰难的生存状况,需要逼着自己去变成那样,所以相对还是保护得比较好。当然我还是做了很多工作,让自己能够顺利地成为戏里的这个人物,包括去体验生活,香港四不像肖必中一肖,还有写人物小传。因为电影里看到的只是他人生的几个片段,他之所以会这样做,是因为他戏外的人生,人物小传就能够补充这一部分。

  因为《红海行动》,尹?火了。电影里,他成功地诠释了内敛又倔强的狙击手观察员李懂。而在刚刚上映的电影《路过未来》中,脱下军装的他摇身一变,又成了一名在街头混迹谋生的外来务工二代。

  和尹?的对话是在京城一家很火的西餐厅里进行的。尹?穿着一件普通的纯色T恤,没有口罩、帽子等“掩护”,他似乎并不担心被周围的顾客认出。对于外界的关注,尹?坦言正在适应,他也常常会跳脱出来观察自己:“有时候确实会有一种虚荣心的享受,但我知道这不是我真正想去追求的。我不是为了火不火才做这一行,拍好电影对我更有意义。”

  记者:从2010年拍《蓝色骨头》开始,你已经入行八年了,也有了五部作品,但很多观众还是把你当做新人来看待,你自己怎么看?

  记者:你的性格中会有角色身上这种比较“社会”的一面吗?